你好,欢迎光临四川仲辉纸业有限公司!

    四川仲辉纸业有限公司
    手机:18990385988(马总)
               13808160296(彭总)

    销售热线: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8180035471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9982668865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9982668851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3708164152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0833-5851552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微信同步
           
    微信:MLP8386

    二维码

    公司各大网站:

    公司官网: www.
    博客:

    邮箱:1287177546@qq.com
    地址:眉山市东坡区松江镇眉青村七组

    行业动态
    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    宣纸到底适不适合书法?
    发布时间:2019-04-23 12:55:05 来源:仲辉纸业 点击量:

    宣纸到底适不适合书法?

    在练习书法的过程中,一直用手工毛边纸作为主要的消耗品。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,找到了合适的笔墨,却任然摆脱不了。宣纸试过多种品牌,但总觉得它们并不适用于纸上调锋,并且线条有曲折时表现不如人意。***重要的,笔画边缘的不确定的洇墨实在让人挠头。

    免费领取宣纸

    宣纸样品

    宣纸样品

    哦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还有现在可以免费包邮领取宣纸样品。需要的可以点击这地方》》》 
     免费宣纸领样品 。点击进去就可以领取了,我们宣纸质量是非常棒的,目前仲辉纸业全国大型 
    经销商就有3500家(安徽泾县经销商就有850家),全国合作的文房四宝店和书画社以及书画培训班 
    大大小小统计就6500家(V:19982668865 )。许多书画名家和书画爱好者非常喜爱我们纸。
    宣纸

    我的问题是,宣纸到底适不适合传统书法?何时应用在书法上的?晋唐时用的是啥载体?有没有书写感觉类似于手毛,但又能写得更精致并可以装裱的纸? 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瞎琢磨,所以用词用语不专业的地方,各位多包涵! 其实,能问到这个问题,本身就说明题主已经意识到了书写介质和***终作品的表现效果之间存在决定性的关联。很不幸的是,也许目前很多人(包括部分从事书法教学的老师)都对这个关联不甚明了,导致选择失当。

    生宣熟宣对比

    这个弯路我也走过,所以感同身受。 作为一个曾在生宣上练过大约1年行书的爱好者,我当时的困惑是,无论怎么努力,都不能很好地控制笔划的质感,找不到古帖上的字那种干净、利落的感觉。

    宣纸
    当时也曾问过老师,未能解惑。直到后来自己试过了能买到的各种不同品种的纸,在博物馆见到了不少名家的作品,才惊觉:我们能见到的绝大部分的传世墨迹,都不是写在生宣上的。 私以为,要回答题主的问题,首先要重构问题的主体,不是“宣纸适不适合书法”,而是要反过来看,找到你的书法适合什么样的纸张来呈现。 确实,现今一提书画,就必提宣纸,“宜书宜画,纸寿千年”,这不假。但在历史长河中,宣纸长期是作为一种地方性的精品纸种存在的,虽然享誉国内,但从未达到过今天这种“一统江湖”的局面。而尤为麻烦的是,目前大家在提及宣纸时,默认指的是未经二次加工的生宣,这仿佛形成了一种心理暗示:只有现在的生宣才是正宗的宣纸。再用这个前提去推导,就形成了这样一个逻辑链条:

    宣纸适合写书法→宣纸指的是现在的生宣→生宣适合写书法

    可以说是南辕北辙,谬以千里了。这里提出两个观点,以供参考:

    1、今人所谓之宣纸并非古代书法的主体介质

    中国古代的造纸技术,大概是沿着 麻纸→树皮纸→混料纸 这一脉络发展过来的, 在晋唐时期,麻纸是主流,由唐入宋,则楮皮纸、桑皮纸等以树皮纤维为原料的纸兴起,一些地方间或以竹纸闻名,再后来,才有混料纸。而按照目前的资料,宣纸大约是用青檀皮与沙田稻草两种原料,用不同配比抄成,按青檀皮含量的高低,分为特净皮,净皮,棉料等,也即是说,当今的宣纸配方显然属于混料纸,它出现的时代不会太早,这一点,在各大博物馆的书法馆藏中,可以得到印证。 从陆机平复帖用的麻纸,到苏、米等人法帖用到的楮皮、桑皮纸,它们在构成上,与现今的宣纸迥异。而王羲之所用“蚕茧纸”,虽今已不可考,但可以推断,性质应更接近于陆机使用的麻纸。 这些纸张之间******的区别,在于构成纸张的纤维形态不同。青檀皮纤维的长度和透光性,明显小于桑皮和楮皮,而纤维的性质正决定了原始纸张的吸墨性、韧性、强度、厚薄、透明度和平滑度,这些因素对于笔墨表现力的影响,不可谓不大。 仅以唐朝为例,纸的产地和品种就极其多样,仅向朝廷进贡纸的就有常州、杭州、越州、婺州、衢州、宣州、歙州、池州、江州、信州、衡州等11个州邑。出名的原生纸种,据记载,有益州的黄白麻纸,杭州,婺州,衢州,越州的藤纸,均州的大模纸,蒲州的薄白纸,宣州的宣纸,韶州的竹笺,临州的滑薄纸等。只能说,当时的宣纸,是众多著名的原生纸品种之一,但并不是******。 在著名的小楷作品,笔法精妙、墨色淋漓的唐人的灵飞经写本中,我们也可以看到类似的细长纤维存在,这个纸与我们今天所谓的宣纸有着天壤之别。 2、此宣纸非彼“宣纸” 在下的第二个观点,是认为古代所称之宣纸,与如今之宣纸,不是同一个东西。 古代的宣纸,更多是一个地理生产标签,有记载***早出于唐,指代的是“宣州纸”,而宣州这个地理范围不小,因此完全可能出现多种不同原料用于造纸的可能。其实,在明代以前的记载中,宣州盛产楮皮,而对于就地取材的纸匠来说,很可能对楮树皮和青檀树皮不做区分,同时用于造纸。因此,彼时的楮皮,很可能也是“宣纸”的主要原料,直到清中期以后,宣纸的配方才纯粹采用青檀树皮。而现在能买到的便宜一点的宣纸,一般都不是手工工艺而是机制加工,关键的漂洗环节、纸药成分都还和传统宣纸不一样,这样造出的原纸,不仅性质和清中期的不一样,和明以前的肯定更区别更大。 第二种不同,则更为关键,那就是生熟度的区别。如今我们说到宣纸,一般都是默认指生宣,而即使是熟宣,一般也就是多个上矾工序罢了,十分简单。但根据史料记载,在明朝徐渭的大写意流派诞生之前,几乎没人用生纸干活。宋人邵博于《闻见后录》卷二十八写到:“唐人有熟纸、有生纸。熟纸所谓妍妙辉光者,其法不一。生纸非有丧事故不用。”说得很明确了,一次制造出来的原始纸张------不管是不是宣纸,只要是生纸,都不是拿来搞书画的。 而唐人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卷三谈到“好事家宜置宣纸百幅,用法蜡之,以备摹写”。又有“开国工家背书画,入少蜡,要在密润,此法得宜”。这里面提到了当时著名的宣州纸,可是这个“宣纸”的主要用法,也不是直接拿生纸去写,而是在纸面上均匀地施上一层蜡质,这是为了使纸张更加“密润”,从而降低纸张的吸水性,又能提高纸张的透明度。 再有如历史上的徽州名物------李后主亲自监制的澄心堂纸,可以说是古代书画用纸的******了。清《江南通志》中有这样的记载:“南唐主好蜀纸,得蜀工,使行境内,惟六合之水与蜀同,遂于扬州置务。”不过李煜还不满足,后来甚至直接在南唐皇宫“澄心堂”中,开设纸坊,亲自动手搞创造,***后,才得到了澄心堂纸。有人说这个纸也是宣纸,论产地这倒并不一定错,但请注意对澄心堂纸的描述:“肤如卵膜,坚洁如玉,细薄光润,冠于一时”,就这个平滑度和薄度,从形容词上就知道和今天的生宣有多大区别了。
    那么,李后主为什么要劳神伤财,费这个力气? 在下的猜测是,他不是真的想当抄纸工,而是独创了一套纸的二次加工技术。把属于半成品的生纸,加工成了精美绝伦的熟纸。而这个再加工过后的纸,才是适宜书画的。因此,不是宣纸不好用,而是生纸不宜书。 那古人怎么把纸变熟呢?说到这个,我们就得清楚下面这个概念:涂布技术。 涂布,顾名思义,就是在纸张上刷东西。古代由于造纸技术水平的限制,原始纸张比较粗糙,直接在生纸上书画会洇得厉害(但其实古代生纸的洇墨程度只相当于现在的半生半熟宣水平,比现在的生宣要熟),因此机智地古人想到了给纸刷上涂层。这个涂层的配方可谓是千变万化,不过原理却差不多,那就是用涂料将生纸纤维之间的空隙给糊住,达到控制水分扩散程度的目的。而涂的东西多了,纸面不平不利行笔又怎么办?很简单,用光滑的石头在纸张上压、擦,纸张就光滑了,这就是砑光。 因此,与其用生宣和熟宣这一对局限概念来描述我们的书画用纸,不如扩展视野,用“生纸”和“加工纸”来讨论问题。之前也说过,我们能见到的绝大部分的传世墨迹,都不是写在生宣上的,那写在什么纸上呢?毫无疑问,就是加工纸。 如下图几幅董其昌的作品,我们的感受是墨色分明,流畅明快。笔画边缘非常清爽,绝无滞涨墨痕,这就可以断定,他用的不是生纸,而是加工纸。
    加工纸的方法和品类,可以说是极其繁多的,它的技术含量,往往比造纸本身还高,但很可惜的是,一些技术已经失传,飘散在了历史长河中。 比如唐代***著名的硬黄纸,我们今天见到的诸多二王摹本,以及敦煌经卷,都是写在硬黄纸上的,历经千年,墨色如新,可见这种加工纸的性能和耐久度------如果有的话,这种纸应该是***适合小楷和二王一脉书风的了。只可惜我们就算通过历史记载,知道了它有染黄、施胶、上蜡、砑光这些加工步骤,目前还是没有人把它给复原出来。在现在还能买到的加工纸里,洒金宣、粉蜡笺、色宣、药染宣等纸性比较熟的纸,都还算是适宜帖学书风的,写作品时可以考虑。 生宣熟宣都不好用,毛边纸太粗糙笔感很糟糕,而对于我们贫穷的劳动人民来说,动辄数千上万元一刀的高级加工纸又实在太贵,那又怎么办呢?其实,可以自己动手,尝试一些涂布实验,将廉价的手工毛边竹子、楮皮纸或者生宣,进行二次加工。可以往上涂的东西很多,以古为师的话,淀粉一类的都可以,有些东西很玄学,在此不一一详叙。反正给生纸刷上稀释过的豆浆,再用卵石打磨一下,书写效果就很不错 当然,有时候尝试也会失败。比如下面这次,是用的纸张较厚、韧性很强的高丽纸生纸来做的,因为涂了两遍涂料,导致纸张吸墨性变得很差,墨迹***后浮在纸张表面上,仿佛被一层膜给隔开了。 但放大过后仍能发现,字的边缘比较平滑,墨色很丰富(这跟用松烟墨也很有关系),写的时候笔感很流利。也就是说,如果对涂层控制得当,这种纸就有很好的潜力,来表现在下想要的书风。 此外,在下并不赞同把生宣作为练习纸(除非能搞到20年以上的手工生宣陈纸,应该不便宜)。原因其实也很简单,因为生宣的吸墨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如果要不洇,必须要运笔速度很快,这种练习,对于下笔力度和笔法控制是一种有损的习惯;而使用偏熟性的加工纸上练习,字的停驻、力度、连带关系都能控制,这给书者以更大的可能性空间,而更大的可能性,需要更******的对笔的控制力,反而容易暴露线条和结构的问题,而解决了这些问题,才能有所提高。总之,我们不能指望,长期用着不称手的纸,***后还能写出称心的字,那是受虐。仅就小行书来说,个人认为生宣的表现力,不如牛皮纸,牛皮纸还真能做到“取其流丽,便于行笔”。 当然,说了一半天,也不是说生宣就不能用了。写大字的,写王铎、傅山的,追求飞白效果的,写篆、隶一类的,净皮生宣还是挺好用的。在下想强调的只不过是:不要认为在生宣上写书法,是一件理所当然的正确的事情。书法从来就不是为生宣而生,生宣只是拓展了书法的表意范围,我们不必削足适履,认为写不好生宣,就是写不好书法。 其实,在书法表现效果的呈现上,文房四宝中的纸和笔是影响******的,墨次之,砚属于吉祥物,以后有机会再详说。 在下走的是民科野路子,理论粗鄙,字也写得不好,纯粹是出于兴趣爱好,才把这些值钱的干货分享给大家(笑),不只是搞哲学的要拿锤子,写书法也请拿好锤子。  
     本文来源于